首页 > 游戏竞技 > 欢想世界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401、无义不当值(2 / 2)

假如有此期待,便是可怕的缘起发端。有人可能故意去寻找与监视妖王,查证与搜集对方是否为祸的证据,甚至会引诱对方为祸,从而将其斩杀或镇压。

表面上看起来是义举,实则只为谋求妖王玄牝珠之用,这才是真正的祸世,既祸人亦祸己。

就算没有用栽赃或引诱的手段,就是暗中寻找与监视妖王,假如怀的是谋求玄牝珠这样的动机。那些神通广大的在世妖王就不会察觉吗,它们又是好惹的吗?

它们好端端地在家修炼,却被人盯上了,就是在找可以弄死它们的证据和机会。这恐是世上最大的恶意,它们也会联合起来先弄死这个人吧?

有因才有果,修行先论因,不能动此心。妖王玄牝珠,就不应该用“珍贵”两个字来形容,此所谓无义不当值。

墨尚同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他有很多话还没说呢,而柯夫子只是逮着机会借题发挥。杨老头则是故意打岔,用一道神念既介绍了妖王玄牝珠的功用,也将没吵完的架给解了。

杨老头这道神念,名为解答小华的问题,却让在场者都听见了。见他暗戳戳地拆了杠,另外两个老头也就不打嘴仗了,墨尚同伸手道:“葫芦给我!”

杨特红将金葫芦交给了他,墨尚同手握金葫芦瞬间消失不见,只有金葫芦还悬停在原处——他老人家也进入了葫中世界。

墨尚同待的时间比杨特红多几分钟,然后又出现在原地,将葫芦还给华真行道:“炼妖葫是丁老师送你的,依东华传承缘法,这些东西如今都成了你的,你打算如何处置?”

定风潭千年遗存之物,昆仑盟的梅盟主都委托广任道长给送来了,但也无法和炼妖葫中的东西相比。

炼妖葫中虽然没有一件现成的法宝、丹药、符箓等器物,但九十九枚妖王玄牝珠,还有那么多上古大妖的遗骸,皆是难得的天材地宝。

这些东西肯定比不了冈比斯庭的库藏,其数量虽丰、品质虽高,但种类太单一了,估计也比不了正一门的藏器阁收存之物。

但仅就个人而论,华真行恐怕也是当世拥宝最多者之一了,毕竟炼妖葫中的东西都算他的私有之物,而宗门或某个组织的库藏,并不归某一人所有。

华真行毫不犹豫地答道:“这些东西我怎敢私持?全部交给养元谷登记入库,以待将来取用。我们还要打造很多碧空洗大阵与净尘罗法阵。”

华真行主持打造的碧空洗大阵与净尘罗法阵,与传统的洞天福地完全不同,参照了萧光等人打造三湖法阵的思路,完全是开放式的。

农垦区三镇目前十五万居民,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,就生活在法阵造就的环境中。碧空洗大阵不仅笼罩了洛福根水电站,将来还要打造成碧空湖景区对全世界开放,后续建造的更多法阵也会参照这个思路。

墨尚同笑了:“可是养元谷库存的碧空洗只有三件,你如今已经用掉了一件。”他老人家平日不苟言笑,脸总是板着的,而今天可不止一次露出笑容了。

华真行:“您老人家曾给了我一个盘子,用以取代三湖法阵中的扶风盘,就很像碧空洗。我也看过定风潭的器法传承,其中就有如何打造碧空洗的记载。

此法宝虽然祭炼不易,但毕竟不是神器,将来可以组织人手再行祭炼。如今天材地宝倒是不缺,一时也不需要那么多,就算还剩两件碧空洗,几年内也够用了。”

碧空洗虽非神器,但也是一件上品法器,是原定风潭历代祖师仿照扶风盘炼制的法宝。根据其器法传承,想祭炼成功颇不容易,至少要有大成修为才能入手尝试。

想当初在三湖镇收拾萧光等三兄弟之后,墨尚同让华真行取走了扶风盘,拿出一个自己祭炼的盘子置换阵枢,仍然保留了三湖法阵。

墨大爷打造的盘子当然远远比不上扶风盘,但对于萧光等三兄弟打造的法阵,它也足够用了,甚至就像是为那座法阵量身定制的!

那个盘子的妙用极似碧空洗,这是华真行得到碧空洗之后才清楚的。

目前养元谷已有华真行、司马值、潘采等三位大成修士,未来也能更有多,当然可以自行祭炼碧空洗,不必事事都烦劳三位老人家。

想九十九座碧空洗大阵,任重而道远,但华真行并不急于在眼前就搞定,他的计划是要用好几百年时间呢,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。

墨尚同:“那我就把其他的东西都带走了,看来研究院得抓紧时间扩建库房。现在需要调集人手,先打造九十九间地下库房。

这些收存的天材地宝,无论将来你是否想亲手祭炼、祭炼多少,逗音该抽空去参悟体会其物性玄妙,有个全面了解,再求若干精深。”

华真行:“您老发话就好,这事可交给范达克负责,萧总长协调。”

墨尚同:“以什么名义入库呢?是你寄存于此供众人参悟,还是干脆捐为公物?”

名义上葫中的东西都是华真行的私有之物,假如寄存于养元谷中,众学员与导师们能亲眼见证与参悟已是福缘。将来若有人需要,华真行再赐赠,也算是他的缘法人情。

华真行想了想,却摇头道:“入库记录要明确,是我私人所赠,就像洛克献出的家族传承之书。后人若有取用,也是炼制公器,不得以任何形式再行私占,否则我将收回。”

华真行为何会有这样一番交待,与五百年后的那个梦有关,甚至也与目前农垦区乃至几里国北境的实际情况有关。

欢想实业的股权结构很特殊,没有其他小股东,百分之百归风自宾所独有。

欢想实业的投资方式也很特殊,以非索港农垦区为界,农垦区以南有很多合资或合作项目,但农垦区以及农垦区以北,则都是欢想实业的独家项目。

在华真行那个梦里,也包括他的妄境中,欢想国历史上出过一些状况和争论,主要是关于私有化改革的。

华真行并没有将妄境中的经历都说出来,他在妄境中还是去了一趟五百年后的世界,不是耗费了五百年时间,而是直接穿越到五百年后,在那里又待了几个月搞“历史考证”。

妄境中的历史,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,可以视为一种推演分析。

欢想国也是承认和保护私人财产的,各种物品和金钱都可以是私有财产,可持有亦可赠送转让,还有可由后人继承。

但是欢想国有很多资产,并不属于个人财产范畴,比如全国的土地以及各种生产资料与设施。

历史上曾有不止一次的争议与讨论,是否应将其私有化,以提高效率以及管理水平?可是这样的讨论每次都进入了一种悖论循环。

因为欢想国所有的土地包括公共产业,其实都是是属于风自宾个人的。风自宾将其交给欢想国托管,包括其利润分红也用于补充欢想国财政,以个人捐赠的名义。

若是支持公有,他的所有资产就相当于公有,风自宾本人并不拿欢想实业一分钱分红,他甚至经常多年都不露面。若是支持私有,这些资产本就是私有的……

实际上的情况绝没有这么简单,三言两语也说不完,否则也不会三番五次、每隔上百年就来这么一番讨论与争议,但大体背景如此。

这是华真行的梦境,后来也是他的妄境,这孩子的脑洞就是这么荒诞清奇!

如今得了这么一大批天材地宝,华真行又想起了这茬,于是就参照这一思路。这些他的私有之物,可以都交给养元谷公用,但是不得再成为私物,否则他将收回。

这么处置当然很明智,如此多的宝物他也用不了,假如风声传出去反而会给自己招来祸患,莫不如全部交给养元谷取用,对他而言并无任何损失。

评价一个人的财富能力,其实并不能只是看他的私人财产,而是看他能调集、控制、影响、使用多少资源,比如世界上那些金融资本集团。

说话间手握金葫芦微微一怔,他如今暂为神器之主,大致也能清楚葫中世界的情况,墨大爷进去了一趟,居然将所有的妖王遗骸全部带出来了,好大的本事!

华真行又一指飘浮在上空的九十八枚妖王玄牝珠道:“这些呢?”

墨大爷正要说话,杨老头抢先开口道:“我们三人,各取三枚拿去研究,剩下的就留在你自己手中吧。我建议还是放回炼妖葫收存,并且不要告诉任何人。

如今的养元谷说强亦强、说弱亦弱、说纯亦纯、说杂亦杂。妖王玄牝珠可不是普通的天材地宝,若都入库登记,恐会招惹不必要的事端,还是存于炼妖葫中更稳妥。

你要打造更多的碧空洗大阵,反正也不急于一时。等到你能打造十座以上,也有必要打造十座以上大阵之时,再拿出来倒也无所谓了,但也最好一枚一枚往外拿。”

华真行:“您老考虑得周详,那就帮忙把这些都收进去吧!”

柯孟朝伸手道:“我来吧,葫芦给我。”

华真行将葫芦交给柯孟朝:“您老也想去葫中世界逛逛吗?”

柯夫子却摇头道:“我不像他俩,对那种地方不感兴趣,也不好奇!”

说着话他右手握葫芦左手一招,那些飘浮的妖王玄牝珠都不见了。三位老人家各取了三枚,华真行手中还拿了一枚,剩下的都被收了回去,散落葫中世界各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